当前位置农经网 > 农业资讯 > 地方动态 >

湖南:以精细农业引领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

点击: 时间:2017-02-17 10:51 作者:蜜蜂  来源:第一农经 

  农业大省湖南,农业发展面临“十字路口”。
  一方面,农产品遭受生产成本“地板”抬升与价格“天花板”的挤压,资源与环境约束趋紧,施用大肥、大药,过于追求数量的增长方式难以为继。
  另一方面,消费需求从“吃饱”向“吃好”转变,农业发展的矛盾已主要不是总量的问题,而是品种结构、质量安全的问题。在市场上,绿色、优质农产品往往供给不足。
  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提出,深入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加快培育农业农村发展新动能。省第十一次党代会提出,着力打造以精细农业为特色的优质农副产品供应基地,推进农业现代化。
  按照中央要求,落实省委省政府部署,省农委提出,湖南将以精细农业引领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开创农业现代化新局面。
  湖南农业存在“四高”“四低”“四性”问题
  去年的湖南农产品市场,波澜起伏。
  从年初至年尾,媒体不断披露柑橘、香芋、茭白、葡萄、生姜等农产品滞销的信息。而大宗农产品稻谷,主要依赖政府托市收购。去年湖南连续第4年启动稻谷最低收购价预案,大量早籼稻压库,全省粮食已是“高仓满储”。
  去年猪价节节攀升,全年稳居高位,养猪户赚得盆满钵满。只是这种罕见的好年景,却是上一轮猪价超跌,四成散养户和小规模户关门换来的结果。
  市场传递的信号表明,湖南农产品供给依然未能走出“多了少、少了多”的怪圈。
  据省农委调查,湖南农业当前存在“四高”“四低”“四性”问题。
  从生产端看,湖南农业存在“四高”,即高投入、高成本、高消耗、高污染。
  2000年以来,全省农业生产资料价格累计上涨105.4%,年均上涨5.3%;农村劳动力价格2015年比2000年累计上涨6.8倍,粮食生产成本从每亩600元增加到1037元。
  九成以上水田采用传统漫灌,灌溉用水有效利用系数仅0.45左右;2010年至2015年,全省化肥使用量从824.9万吨增至840.1万吨,农药使用量从118.7万吨增至122.3万吨,而吸附率不到40%,全省约四分之一的农田灌溉水和18%的农田受到不同程度污染。
  从供给端看,湖南农业呈现“四低”,即低产出、低品质、低效率、低效益。
  全省粮食总产虽稳定在600亿斤左右,但农业劳动力人均粮食产量却不高,仅为1600公斤左右,排在全国21位;水稻以品质、口感不占优的籼稻为主,每亩纯收益仅250元左右。
  湖南的“当家水果”柑橘,大部分橘园建于上世纪70至90年代,品种退化,品质变差,卖难日趋加重;重要经济作物茶叶,六成茶园处于老化期,无性系良种茶园仅占四分之一,平均亩产干茶不足60公斤。
  从结构端看,湖南农业凸显“四性”,即供给的残缺性、业态的同质性、发展的保守性、市场的脆弱性。
  种植业一粮独大,经济作物年产值占种植业总产值的三分之二,但面积只占30%;养殖业一猪独大,市场需求旺盛的、名特优水产供给不足。
  各地产业形态趋同,你有我有大家有、你无我无大家无。蔬菜以大宗低档菜为主,旺季旺得滞销,淡季淡得脱销;生猪大省每年仍需调入种猪8至10万头;湘茶品名1000多个,湘米品名200多个,湘油品名170多个,呈现“散、小、弱”。
  大量农村青壮年进城打工,农业兼业化、农民老龄化,导致农业发展日趋保守,新产业、新业态、新模式推广不快。新常态下的湖南农业,需要一场深刻变革。
  以精细农业引领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
  追根溯源,湖南农业所面临的困境,问题主要出在供给侧。
  多年来,湖南农业年年喊调结构,仅在内部粮经之间、种养之间调整,虽有一定起色,成效终归有限。
  1983年至今,我省粮食结构调整沿袭“粮多抓优质、粮少抓高产”,优质稻开发“三起三落”,至今高档优质稻仍不足800万亩;种粮效益低,一些地方引导农民盲目跟风,大种多种蔬菜、水果,造成市场饱和,加工冷藏能力不足,一再引发“价贱伤农”。
  现在,中央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湖南农业迎来了深刻变革、加快发展的良机。
  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不同于以往的农业结构调整。省农委主任刘宗林称,如果仅满足于做“这个增一些、那个减一些”的“简单加减法”,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就难免跑偏、走样。
  按照中央的部署,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要围绕提高农业供给体系质量和效率,优化资源配置,增强供给结构的适应性和灵活性。
  具体到湖南,要打造什么样的农业供给侧?专家认为,湖南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至少要瞄准三个目标:一是“湘字号”农产品能适应消费升级的需要;二是农业的质量、效益提高,农民能增收;三是生产能力巩固,资源环境改善。围绕这些目标,省农委提出,以精细农业引领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。
  省农委专家分析,发展精细农业和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核心都是为了解决农产品供与需对接问题,解决农业发展质量与效益的问题。对湖南而言,以精细农业为引领,找准了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着力点。
  发展精细农业,根据资源禀赋、区位地理、市场需求、传统习惯,来定位支柱产业,选择主打产品,实现定位的精准,可破解湖南农业区域结构趋同问题,形成特色差异互补发展局面。
  发展精细农业,农业产业结构由“平面式”向“立体式”转变,在地面地下、水面水下、空中协同发展,形成多功能、多层次、多途径的生产系统,一改过去“平面”发展、产出不高、利用不足的局面,推进农业立体式循环发展。
  发展精细农业,推进适度规模经营,在育种、播种、施肥、打药、管理、收获、入仓等环节,落实标准化生产,实现节本增效和可持续发展,能缓解资源环境的压力。
  发展精细农业,做足精深加工,纵向延伸产业链条;推广休闲观光,横向拓展农业功能,改变农业功能拓展不足、价值链低端的问题,实现农业全产业、全链条开放式发展。
  省农委明确,未来几年,湖南要走农业全程精细化的路子,科学配置资源,运用先进要素,精准对接市场需求,深入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。
  “精细化”+“四化”,打造优质农副产品供应基地
  农业大省湖南,如何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为国家粮食安全和重要农产品供给作出新贡献?
  省农委的思路是,落实承包土地“三权分置”, 以三个“百千万工程”为抓手,大力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和服务主体,壮大精细农业发展主力军,推进优质化、品牌化、多样化、市场化建设,以“精细化”+“四化”,打造优质农副产品供应基地。
  “精细化”+“优质化”。全省多管齐下,从产地到餐桌各个环节进行精细化管控,确保农产品优质化。
  优质农产品首先离不开一块好地。各地将加强高标准农田建设,改善农业产地环境,对耕地进行系统修复、提升质量。在生产环节,改变过去依赖大肥、大药、大水的粗放方式,推广良种良法良技,将标准化贯穿生产经营全过程,提升农产品优质率。优质农产品不仅靠“产出来”,还要靠“管出来”。全省将完善农产品质量安全追溯和信用体系,构建从产地到餐桌全程监管新机制。
  “精细化”+“品牌化”。湖南农业品牌建设,将走内外兼修的路子,精细谋划、精细设计、精细管理。
  在内强品质的基础上,重点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种业品牌、地方特色经作品牌、畜禽水产地理标志品牌,培育整合优势粮食品牌。扶持和鼓励各类市场主体创品牌,以品牌统揽农业产业布局、资源配置、基础设施建设,促进资源要素向优势品牌集聚,让品牌“点食成金”。同时,加大“湘字号”农产品品牌推广,讲好故事,让农产品吃出文化、吃出诗意。
  “精细化”+“多样化”。湖南农业推进“多样化”,精细对接市场需求。
  粮食生产既要稳总量(年总产量600亿斤左右),更要提品质;大力发展高档优质稻,至2020年达到1500万亩,比现在翻一番;推进高粱、马铃薯、豆类等优质旱粮生产,满足市场多样化需求;经作产业突出“特色化”,精细布局优势特色产业基地,重点打造蔬菜、柑橘、茶叶、棉花、特色水果、桑、中药材、花卉产业链;养殖发展迈向“三元化”,加快牛羊肉、地方特色家禽、名特优水产发展,构建粮饲兼顾、农牧结合、良性循环的“三元”种养结构;休闲农业主攻“融合化”,通过景观创意、文化创意、生态涵养,推进农业与文化生态休闲旅游融合发展。
  “精细化”+“市场化”。充分发挥农业龙头企业、合作社、家庭农场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纽带作用,引领广大农民有效对接市场。
  把农产品卖出去、卖个好价钱,湖南将引导新型农业经营主体,发展市场导向型农业,构建产加销、贸工农一体化产业体系;积极推进“互联网+”现代农业行动,加快信息进村入户,发展农村电子商务,线上线下“两条腿”走路,把“湘字号”农产品推向更广阔的市场。
第一农经整理)

分享:

tag: 湖南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供给侧改革

视频推荐

热门推荐

[专题汇总]PHOTO
  • 【人物专题】2016年全国十佳农民

    【人物专题】2016年全国十佳农民

  • 【台风专题】台风最新消息2016年|超强台风最新动态

    【台风专题】台风最新消息2016年

  • 【G20杭峰会专题】二十国集团领导人杭州峰会

    【G20杭峰会专题】二十国集团领导

  • 【多肉专题】多肉植物的养殖方法|病虫害

    【多肉专题】多肉植物的养殖方法